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默读同人·舟渡】“十九年后”

食用说明:

1. 讲一讲默读主线剧情结束十九年后的故事,中年嘟与中年粥。

2. 新手写文,试图写成推理戏……能力可能有限但是尽力写好。

3. 尽量日更,忙的话2天一更,无存稿裸更……(。

最后求小红心小蓝手求鼓励!!!以及表白皮皮!!!

——————————————————————————————

第三节 广毅

骆闻舟熟练的把钥匙怼进锁眼,戳开了门,然后滚进去给上蹿下跳刷存在感的费小碗倒猫粮。

费小碗继承了前辈骆一锅的遗志,“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肥成了一个十四斤的白毛球,比前辈轻一斤以示锅碗有别。

隔着厨房的推拉门传来轰轰隆隆的油烟机声,费渡炒菜,骆闻舟在一边切尖椒准备装盘儿,俩人隔着弥漫的油烟味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们最近怎么这么忙,年底要整理卷宗吗?”

“不全是,前天出了个跨境的案子,不是很好查。分局那些吃白饭的说侦查难度大又移交给市局了,我看年底搞不好又要加班。”

“现在查到哪一步了?”费渡一手拿着锅铲翻土豆丝一边扭头问了句,“允许警察家属稍微好奇一下吗?”

骆闻舟用菜刀把辣椒丝儿撮起来往锅里一撒,从费渡手里拽过锅铲,猛地提起锅柄一抖——“你得会颠锅,不然容易糊……倒是没什么不能让你听的,主要是肖海洋带人才去查一天,还没找出来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哎哎哎你看着那边汤啊我靠要溢了!!!”

费渡过去拧熄了火,端下来倒汤,盛菜。

骆闻舟把锅碗往水池里一堆,端菜拿筷子,先吃再说,洗碗的事情交给洗碗机——一年前买的,起因是看世界杯决赛打赌,费爷输了,被罚刷碗一月。然后就搬回来了个这玩意直接永绝后患。

电视机里响着语调平平的新闻联播,沙发上扔着骆闻舟的大黑袄,费爷的风衣挂在铅笔杆似的衣架上,费小碗窝在茶几上,一桌子氤氲的热气儿,暖和劲儿简直要酥进骨头缝。

“话说你这几天天天都挺闲啊?贵司又富得流油不需要挣钱了还是冷清的没业务了啊?”骆闻舟吸溜吸溜地喝汤,边嚼豆子边问。

“我养职业经理人干嘛的。老板又不是事无巨细都得看,那累死也管不完。我主要负责看看大方向——最近在和一些企业谈合作项目,一直在看AI相关的研究报告,今天中午出去应酬也是因为这,见了见广毅资本的老板。”

骆闻舟正伸筷子够土豆丝,突然一定,“什么资本?”

费渡直觉不对劲,“你土豆丝快掉了——广毅,怎么了?”

他一转头,看到了骆闻舟突然拧紧的眉头,“先吃,吃完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劳烦费总跟我走一趟市局。”

费渡挑了挑眉,眼睛里带着点疑惑,“嗯?”

“事儿有点复杂,有的领域你可能比我们熟悉,借你最强大脑一用,当然,别说出去。”

“好吧,我有加班费吗?”

“工资卡给你你要吗?年前提拔加了一千块钱。”

“……”

骆闻舟作势一拍过去,轻轻放下,呼撸了一把费总金贵的毛,“啧啧啧千把来块钱都不当钱,别这么奢侈,你这饭还不是大爷的公务员工资挣来的。”

费渡耸耸肩,欣然接受顺毛。

二人驱车前往,此刻,依然灯火通明的市局。

费总跟保安前台早已混熟,一路微笑点头跟着骆闻舟走进办公室,本来骆闻舟作为局长是应该搬走到局长办公室的,但是他说要坚持群众路线,要活跃在办案第一线,而且我们市局的侦查力量警力不足——以上都是扯,主要是这人耐不住寂寞,不想去独立办公室——所以至今还住在老办公室,门基本关不上的那个。费渡轻车熟路摸进去,然后在门口迎面碰见了明显加班加的很憔悴的副局陶然,以及抱着一堆文件夹的新·刑侦大队队长肖海洋,还没来及打招呼,肖海洋看见骆队,哦不,骆局,已经秒秒钟进入了工作汇报模式,“骆局,我们今天调查发现……”

“走着走着,进屋说,站门口干什么”陶然强打精神把这几个人推进屋,拉了张椅子坐下,“堵着门不冷吗你们”。

 


评论(5)
热度(82)

© 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