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默读同人·舟渡】“十九年后”

食用说明:

1. 讲一讲默读主线结束后十九年后的故事,中年嘟与中年粥……?

2. 试图写成一篇推理戏,具体成效未知,新手第一次写文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会尽力写好。

3. 尽量日更……尽量,因为事情比较多……抱歉qaq。

最后,致敬priest!我爱皮皮女神。

看完请点小红心小蓝手,随手一个鼓励是新手写下去的动力~

下方有tag“舟渡·十九年后”,也可以在tag里面找本文的更新,没问题的话,正文开始啦。

—————————————————————————————————第二节 光

   “咔”。

      费总一脚刹车,完成今日份的漂移炫技,和隐藏炫富。

      他把一个用了挺多年的坐骑——一辆银色的奔驰卡进了市局对面窄小的停车位,然后拔了钥匙溜达下来,瞅了一眼路对面的亮灯情况,决定先买一包糖炒栗子。

      ……然后就能一边嘎嘣嘎吱的啃着香喷喷的栗子一边心情愉悦的看着骆闻舟加班辣。

      是的,骆闻舟最近几乎每天都在加班。

      年关将近嘛,他年前又提了局长,忙得走路带风,后脚够不着前脚的影子。所以费总作为局长内人、燕城市局饲养员,投喂高级粮的金主爸爸,拎着一包栗子,来市局送温暖以及接某人下班。

      一接就是俩星期。

      活脱脱给骆闻舟接出了懒癌,这人俩星期前还振振有词,边下楼边说,寒冷锻炼身体,寒冷磨炼意志,这点寒潮能翻出什么花儿来啊我小时候后海那冰凌结的!比现在厚一半都不止,天天走着去上学!哪有那么多屁事,哎呀你们这些小年轻,瞅瞅,给暖气惯得。结果牛皮还没吹完他就走到了门口,在嗷嗷狂叫的西北风里,冻成了一只一米八几的大号毛鹌鹑。从此彻底背弃社会主义二八大杠(自行车)转投资本主义的座驾。

    “哎呦这接送服务客户体验不错,下次还来哈” 

       收获了一把来自骑车/挤公交/挤地铁市局人民群众的死亡视线。

    “可不是嘛怕冷了,毕竟心还十八身体已经十八公岁都不止啦……当然你们年轻人还是缺锻炼的,平时工作忙下班路上多走走是好事,咋了!郎大眼你笑什么?……穿厚点,干冷还是能抵御的……”

       然后市局众人,在加班加点的整理卷宗中,在顶头上司以身乱则的思想教育中,在暗搓搓想下班又没写完年终总结汇报的痛苦中,听到了门口中气十足的咆哮。

   “费渡你他妈咋还没冻死呢!!!!!!你秋裤呢?!!!!!你袄呢?!!”

   “栗子给我,你滚车上去!!!!!!开暖气!!!!!!”

      郎乔懵逼:“栗子?啥栗子?老大越来越不够意思了,好歹让费总进个门啊我们栗子还没吃着呢?”

      肖海洋扶了扶眼镜,没说什么,在手机备忘录的“家人”一栏里输下了“待会下班买栗子”。

       车上,

       费总在走到停车位那几步路中,捂着骆闻舟不由分说糊到他身上的警用黑大袄,自动屏蔽某人的叨叨叨,转动脑子光速寻找着转移话题的借口。

   “师兄,今天怎么没加班?”

      骆闻舟一听他叫师兄就知道兔崽子想耍滑头,没好气怼回去:“人民警察也是正儿八经公务员,社会主义国家不流行剩余价值剥削,不是天天加班,费总没事可以多学学政治经济学——少转移话题,你秋裤呢?我才给你买的保暖裤呢?还穿风衣你找冻呢找死呢?”

       费渡简直无奈了……“出去见一个合作项目的负责人,和他们董事有一个会谈,得收拾一下形象……好的吧下次一定穿。”

    “滚吧你多少个下次了,别扯了,穿厚点小心流感是真的。”

       说完他突然矮身凑到副驾边上,一个仰头,一个低头,俩人大眼瞪小眼。

       费事儿一口啾了上去,用一个“有诚意”的方式结束了秋裤的话题。

       骆闻舟老脸一红,推了推自己的“老夫”。

    “开车吧,回家。”

       突然,费渡的手机响了起来,柔美而坚韧的歌声回荡在车里。

    “原来自己转动才能够,找到光/太阳一直都在,那地方/黑夜过去地平线上我就是,那道光/温暖自己也给人力量/迎接清晨第一道,曙光”

    “接?”

      费渡笑笑,“开免提。”

      骆闻舟熟练地按开了免提,像做过很多很多次,很多很多年。

   “喂,费总”

   “嗯,苗苗,有什么事吗?”

   “公司有个战略项目的项目书需要您过一下,我是放到您办公桌上还是送到您家里?”

   “办公桌就好,谢谢,你也早点回家,这几天大家都辛苦啦,回头走我私账多发一点补助,给大家多买点护肤品也是好的不是?”

      旁边的醋瓶一口“啧”。

      费渡挂了电话,骆闻舟把手机拿到一边放他包里。

   “今晚想吃什么?看看要不要买点菜。”

   “醋溜土豆丝。土豆家里有,醋是现成的。”

   “你买醋了?不是吃完了吗?”

      费渡笑出声“刚刚师兄啧啧有声的可不是在喝醋吗?醋现成的有。”

      骆闻舟也笑:“醒醒吧你,栽我手里都快二十年了,就您这岁数还当费公子挑逗小姑娘呢。诶对了,你怎么换手机铃声了?”

   “今天网易云推荐的,挺好听的就换了。”

   “谁的呀?”

   “好像是刘惜君的«光»。”

      骆闻舟哦了一声,伸了个大懒腰,“累死了,今天劳烦费总做个饭行吗”

    “成”

    “那咱吃什么?”

    “麻烦的我也不会做,醋溜土豆丝吧。”

    “不是没醋吗?”

    “我从公司回来的路上买了啊。”

    “啧啧啧有个好内人是怎样的体验。”

    “老大爷您下来吧,到地方啦。”

      温暖的呼吸,在车窗内侧结出团团的雾气,将人间灯火一路晕染涂抹。

      道上的车流,灯光交汇,流淌出灿烂壮丽的光河。

      而普普通通的居民楼内有一扇窗透出淡黄色的柔光,有一只猫从窗台上跳下来迎接它的两位主人。

      那是奔波尽头,家的方向。

 

评论(12)
热度(75)
  1. 衿或是越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

© 千山 | Powered by LOFTER